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专家观点
东煤交易总裁黄贵生:交易平台的供应链金融创新
发布日期:2016-08-11 23:41:10.0 文章来源:万联网

  (2016年8月)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总裁黄贵生做了“交易平台的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的主题分享。黄贵生表示,在大宗商品交易里,交易很轻,最重的是服务,服务做不好,交易平台基本上很难有立足之地。而在服务里边,供应链管理是本质!这也是做供应链金融的基础,只有把交易、物流、数据三大基石做好,才能联结产业和金融。以下是万联网(wanlinkcn)整理的黄总演讲速记干货,欢迎阅读。

  

  黄贵生:我先介绍一下煤炭,因为煤炭现在的名声不太好,所以如果有机会,我想给大家讲讲煤炭,煤炭是个好东西,因为现在中国的能源离开煤炭是不行的。

  

  1煤炭主体能源地位不可撼动

  

  煤炭主体能源地位不可撼动,因为在能源结构中,储量占比90%;消费占比60%。但是现在污染也是很严重,这个问题真不是煤炭的事,污染大部分怪到煤炭,现在煤炭是弱势群体,所以屎盆子都往它身上扣。污染是因为环保不到位,不是因为烧煤炭。在中国未来一段时间,还离不开煤,既然离不开煤,我们就要研究:怎么把它用好呢?我们有两点需要考虑,第一个,煤的高效环保使用,当然这个是技术问题,第二,怎么去做好煤炭流通的效率,效率高了就没有那么多的库存占用。我们算到电厂、算到消费地,如果能够直充,我们消费多少、产多少,高效对接,这样它的污染就会减少很多,所以煤炭的环保,从技术的角度和从流通的角度,我觉得都有巨大的贡献,现在有机会,我想替煤炭长长气势,煤炭不是个坏东西,虽然长的黑不溜秋,但是它确实是个好东西。

  

  简单讲一下,因为我们做交易平台,有从IT过去,有从金融过去,从各个角度过去,但是我们是从贸易做过来的,我们做17年贸易,从贸易商做到交易平台。大家知道大宗商品贸易商在过去扮演的角色,第一个角色就是商务,最重要的两个角色,一个物流,一个垫资,基本上是商业的都得办,尤其垫资和物流,这是贸易商基本扮演的角色。我们为什么会做到交易平台,另外一个公司叫TADER(泰德煤网),我们做了十几年,其实也做到了在国内能源领域第一名或者第二名,但是在2008年的时候,金融危机这一下过来的时候,发现我们管的很好也没有用,在以前管理非常不错的,黑不溜秋的东西,我们上了系统,一开始还没进口,进口进来之后,分几次做,我的利润最好,把这个东西管住了挺好的。那么那一年来的时候,我们亏损了,出现问题,所以促使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风险来临的时候还有什么模式能够对产业有帮助,所以2009年成立这个公司的前身,那时候不叫东煤交易。

  

  2010年的时候,我们这个产业是效率最好的时候,2011年也是,但是2012年开始风云突变,大家可能知道煤炭价格下跌,从环保指数,5500大卡动力煤,跌到了去年低点350块钱,现在从350块涨到了420块钱,这段时间从年初开始,一直在涨价,涨价对这个行业来讲应该是好事。但是我们过去的2012年到现在,从五年看起,五年死了70%的贸易商,50%的煤矿,但是下一年其实也所死了很多,消费用户也死的很惨。因为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我们还活下来,资金链做了很多尝试。刚开始我不太懂,做电商,大宗电商,但是电商不成立,就是电子商务的概念。后来我们觉得大宗商品的交易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服务。因为我们衣服在网上买,可以,线下1000,网上买300可以挣钱。买一件300块钱的衣服,银行把金融问题解决掉了,金融问题就是我的卡,已经解决掉这个问题。物流的问题,通过快递公司解决掉了,按照大宗商品的金融问题,物流问题,没有解决,尤其是大商品金融,煤炭我了解一些,其他产业不太了解,煤炭基本在1000万,靠信用吗?肯定是搞不定,所以需要先做。但是1000万放下去之后,怎么能保证安全。

  

  所以我们后来这几年得到一个结论:在大宗商品交易里边,交易是一个轻的,最重要的是服务,服务做不好,平台基本上也没有一亩三分地。在服务里边,供应链管理是本质,如果想把交易做好,你的物流和金融,数据弄不好,交易也做不好,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的判断,大宗商品交易轻,服务重,一定要把服务做好,服务做不好,别的都没有用。

  

  2煤炭流通产业链变革带来发展机遇

  

  今天讲一下这个机会,因为从2012年开始价格下跌,到现在产能过剩以后,价格下跌以后,还是我们银行抽贷,还是各种原因,导致现在煤炭产业大概的数字也不是特别准,现在每个月大概4300亿的余额,这是重点监测余额1300亿。库存1200亿左右,预付款大概是500亿左右,因为所有的供应链金融其实都是应付账款,这个市场有一个非常大的机会,资金链庞大,一年下来几万亿产值。

  

  作为交易平台来讲,怎么做供应链金融服务,因为交易平台都是轻资产公司,没有这么高的信任,怎么去定位我们,所以在整个供应链金融定位,我们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连接器,因为做过连接,我们全是以前做的,但是实际上不可能,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产能连接器。这里边有几个东西,第一个,把产业和金融链合到一块,需要有产品,所以我们针对应收应付库存,我们设立了三类产品。当然这三类产品要想做好,必须有交易、物流和数据作为支撑,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交易做好了,其他商品好做。金融要做好,其他的也能做好,供应链四要素缺一不可,一点做不好,其他也就做不好,所以我们把供应链金融,我们的强项在于说我们能够把这三个做好,所以我们才能够链接金融机构和产业。

  

  其实对金融机构来讲,因为现在的产业很缺钱,因为过去这个产业里边的资金来源,银行包括自有资金,还有就是高利贷,现在煤炭没有这个,所以其他的资金通道都做。现在煤炭企业,我们一个贸易商,他过去的周期就是三天,现在变六天以后,他的运营规模下降。原来三天,现在六天,2000万,突然间每天变成1000万,它的物流成本物流没有到位,采购也没有到位,没有价值链,差异很大。你的利润链,利润减少,这个企业资金周转的速度就慢,资金周转的速度很重要,所以我们在设计产品的时候,要优先,客户的资金周转效果,能不能让资金周转的效果提升一倍或者提升两倍,你的资金的杠杆效率能不能发挥出来,我们现在基本上的杠杆是3到5倍,就是让客户资金3到5倍的杠杆,资金的增长速度现在基本上可以提升1倍,比原来的效率要提升1倍。

  

  作为金融机构来讲最关心的风控,怎么做风控,怎么做它的一个组合。煤炭产品愿意做风控,煤炭的产品特征,因为煤和钢,风控肯定不行,煤炭这个产品,大概几个特性,第一个就是快销品,每天都得用。电场主要做动力的,像现在电每天都发电一样,电场不可能停下来,所以每天必须发电,这是工业里边的快销品。第二个,煤炭像水果一样,特别娇嫩,别看它黑不溜秋,但是很娇嫩。为什么,从挖出来开始,它就开始变,运输这些就开始。时间长了以后,原来的品质煤就不能用了,所以煤炭有点像水果一样,你必须有时限,中国的煤炭基本上大概一年是39亿吨,每个月占比是3.25亿吨。所以煤炭挖出来,到烧掉一个月的时间,有它的强烈周期性,周期很短。

  

  再有就是煤炭分布上的优点,它的体积非常大,但是单值小。煤炭放在这,因为有的经营机构不太了解,没有偷煤。举一个例子,火车一节车拉了60吨煤,大列110多节车皮,很长的火车,或者是300万吨,那么长的东西偷起来,太不方便了。或者我说你随便偷吧,雇个力工,一晚上都不够工资,没有偷煤的。煤很少偷的,有这个优点。煤炭价格里面,中国北边有煤、西边有煤,东边需要煤的地方没有煤,不需要的煤很多,所以导致长距离运输。中国很多的煤炭,从生产出来到烧掉,大概有2000公里行驶,这也决定物流非常复杂,从公路,到铁路,到船,到海运,之后从火车到汽车,再到电场,非常复杂的管理,这导致物流因素特别重要。

  

  我们的产品特性,设计风控模型。第一个,当然所有的业务都要分析客户,我们怎么分析客户,都要分析我们的客户。当然我们也看,因为看了这个东西很重要,我们第一个看的是客户的业务链,举一个例子,怎么看业务链条。比如说煤,我们要看,要分析业务整个链条的生态,像刚才杨总画的图,这个图首先把生态画出来,从哪来到哪去,这个要搞清楚。

  

  做供应链,第一步分析从哪来到哪去的问题。比如我们做朝鲜客户,就要分析朝鲜的情况。国内前三名的流通商是什么,批发商是什么,他经过哪些港口,比如从丹东港出来,到烟台等港口,到哪些港口,在这些港口分销。我们大概的终端用户是谁,所以我们首先要分析这个业务量,因为这个分析非常重要,你不懂业务链条的时候,只懂其中一段,表面看没有风险,但是一旦系统性或者价格风险出来,你原来设计的模型就有问题。所以一定要分析整个生态链,从端到端,主力是谁在用,谁是批发商,后面是谁,我们一定要分析它,非常重要。

  

  朝鲜这个国家,管制也好,其他方面也好,所以你必须分析船,船如果紧张的时候,它的煤就运不出来,价格就会涨。我们在做一个产品的时候,在烟台港做一个库存的产品,做这个的时候,你一定要判断价格,因为价格是所有做供应链管理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价格涨跌会决定市场价格,要判断价格。判断价格,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价格影响因素是什么,一定要做生态链条的分析,只有把这个分析透了,你的供应链才能够做起来,才心中有数,才知道它风险大、风险小,才知道什么时候出问题,什么时候该处置。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在链条出来的时候,我们做几回。

  

  第三,物流监管。这个很简单,必须做物流监管,我们做全程的物流,必须是我们操作,这个都是我们做的,要确保它的真实性。因为你全部出去,你资产通过当地出去了,在线很好理解,现在都是在线化。

  

  第四,强处置能力。我们在交易结构里面处置非常重要,包括链条的设计、产品的设计。第二个是怎么处置,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必须把处置放进去,一旦处置怎么办。还有交易结构,监管我简单讲一下,因为我们是做权利投入的,因为我们有管理经验。

  

  我想讲,未来的发展这一块,第一个趋势在线化。因为在线的没有区别。在线化是趋势,因为中国人做生意,最大的痛苦就是,我觉得当然做金融服务也好,做什么服务也好,最大的痛苦就是互相信任,所有的企业都互相信任,这是最大的期望。因为我们设计到各个规则,各个东西,我们怎么办,就是要在线,把端到端的所有东西体现出来,而且现在的体现,不管是技术还是其他方面,不可更改,所以我觉得所有的平台有了这个技术一定要在线化,这是一个趋势。

  

  第二个,高度垂直。因为供应链做好,就比较清楚。所以我们一定要在煤炭里边做到垂直合作,谁想骗我,有些贸易商,我比他还知道怎么去骗他,所以他很难骗我,就是高度的垂直整合,这也是一个趋势。

  

  第三个,产业链整合与0成本供应链金融。在未来做供应链金融不挣钱,供应链金融,不是所有的电商平台盈利的工具,国内的供应链金融不可能挣到钱,应该零成本。在未来,供应链金融,要做供应链金融,以零成本去做才有前途。怎么做,做材料,而不是靠供应链金融赚钱,供应链金融挣不着钱,平台也挣不着钱,资本成本在这放着,你这个很难做到,别的不好说,但是煤炭供应链金融挣不着钱。要挣,厂家整合挣利润,因为这个要去挣交易的钱,不要去挣金融的钱。未来三个框架,第一个在线化,信用平台,确实要做投资产业。有一个东西很多品类都能做,我觉得很危险。第二个,重度垂直。第三,产业链整合与0成本,这样才能做到供应链金融。谢谢大家。

  

  声明:以上内容依据嘉宾现场发言整理,未经演讲嘉宾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出自万联网。

专题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