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政策法规
2020限硫令是否引起燃油短缺的恐慌?
发布日期:2018-11-02 09:28:40.0

关于缓和或推迟实施2020年限硫令,国际海事组织(IMO)一直在承受着各方的压力。

  一些分析师的警告:限硫令将会使用于卡车、火车、飞机、农业和工业低硫燃料受限,因此导致燃油价格大幅上涨。

    
限硫令及由其带来相应燃油价格的上涨将会发生在下一届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因此在限硫令的时机和成本方面,存在相当大的政治敏感性。

  但大多数国际海事组织成员都相信,有足够的低硫燃料可以满足航运业和其他领域的需求,并且不会出现令人无法接受的油价飙升。

  限硫令

  从2020年1月1日起,船舶将被要求使用含硫量不超过0.5%的燃料油。目前的最高值3.5%,实际平均值约为2.5%。波罗的海、北海、加拿大和美国大部分海岸、以及加勒比海的四大排放控制区内需使用硫含量低于0.1%燃料的规定不会发生变化。

  IMO最初在2008年批准降低世界其他地区硫含量,并在2016年完成燃料可用性评估之后再次确认了截止日期。在确认截止日期之前IMO对燃料市场进行了详细研究,模拟研究了2020年航运燃料消耗和生产的多种情况。该研究的结论是“在所有情况下炼油行业都有能力为航运业提供足够的燃料......同时满足对非航运业燃料的需求。”

  2016年咨询机构CE Delft发表的文章“Assessment of fuel oil availability”中指出,增加常减压蒸馏、除氢裂化和加氢脱硫的能力,足以满足市场对低硫燃料需求的增长。

  燃料危机?

  行业内一部分人对是否有足够的低硫燃料仍持有疑问的态度,并预警了油价的上涨。

  今年早些时候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评估,限硫令会导致其他行业每天转20万-25万桶低硫燃料到航运业。

  2018年3月国际能源署发表的文章“Oil 2018: analysis and forecasts to 2023”中分析油价可能不得不上涨20-30%,以实现减少其他行业必要的燃料消耗。

  但在本周国际能源署向IMO释放了一些积极的信号,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一些主要经济体对原油需求的转移,原油供应情况可能“不会特别紧张”。

  2018年10月IEA发表的文章“An analysis of the IMO 2020 sulfur limit”中指出,欧洲市场对原油的需求正在放缓,同时中国处于经济稳定时期并且贸易增长放缓,也缓解原油市场的一些压力。

  即便如此,本月《华尔街时报》中的文章指出一些航空公司表示,限硫令将会引起明年航空燃料上涨的压力。同时《金融时报》的文章指出,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航运业发达的国家都担心燃料价格的上涨,并一直在游说“为限硫令设置过渡期”。

  洗涤器

  2012年,航运业消耗了全球46%重油和全球5%的轻油。根据IMO的规定,船东有两个方案来满足限硫令的要求:使用含硫量较低的燃料或安装废气清洁系统通常称之为洗涤器。

  安装洗涤器会给每艘船带来数百万美元的大量前期成本,但可以准许他们继续燃烧更便宜的高硫燃料(增加资本成本以降低运营成本)。转换为低硫燃料可避免前期成本,但船东只能购买更昂贵的燃料,降低了资本成本但却增加了运营成本。

  IMO的顾问预测,到2020年1月初将有约3800艘船舶安装洗涤器。他们预测大多数船东会尽可能晚的安装洗涤器以避免成本的增加,并在高硫燃料供过于求打折出售时占到商机。这些预测似乎相当准确,根据挪威咨询公司DNV GL的最新估计,到2020年将有大约4000艘船舶装配洗涤器。根据该公司10月1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共有1850艘船已经装配了洗涤器。今年安装了约716个洗涤器,几乎是2017年368个洗涤器的两倍。预计这一数字将在2019年飙升至1735个。

  燃油转换

  从2020年1月1日起,未安装脱硫装置的船舶将被要求购买含硫量低于0.5%的燃料,并可能从3月1日之后,禁止装载任何超过此限制的燃料。

  一种选择是购买低硫重质燃油,另一种将是改用低硫船用柴油(馏分油),第三种是改用调合燃油,旨在使平均硫含量低于上限。所有这些选择都可能增加船东的燃油费用,他们会寻求将上涨的费用转嫁给租船公司和货运公司。

  但主要关注的焦点是有多少船东将转而使用船用轻柴油(馏分油),因为它与陆路柴油、馏分燃油和飞机燃料基本相同。大规模的转换会使船东与运输公司、铁路公司、农民、航空公司和取暖行业进行直接竞争,从而推高了价格。由于大量馏分油用于工业和运输业中,因此馏分油消耗量取决于经济周期。2018年馏分油市场相对紧张,如果经济继续扩张预计2019年馏分油市场将进一步收紧。

  然而正如国际能源署指出的那样,不仅源于欧洲的需求转移和中国经济增长可能放缓。更重要的是,全球经了大规模的扩建和升级,以减少高硫残留物的产量,并提高符合IMO标准的燃料油的产量。由于进行了昂贵的投资,许多炼油厂和燃料公司已敦促IMO继续推进限硫令。

  油价

  2008年布伦特原油每桶近40美元的溢价,部分原因正是对石油可获性的担忧。因此人们仍然担心2020年新法规对汽油价格的潜在影响。从限硫令颁布后的第一个月至今,2020年1月交付的燃油价格已经从每桶12美元的低点上涨到近19美元。

  2017年8月,2020年一月交付的高硫含量燃油的差价为16美元,如今差价已经扩大到33美元左右。(数据来自:ICE Futures Europe)低硫油和高硫含量燃油之间巨大差价是必要的,以确保至少一部分船东使用洗涤器。未来油价飙升的风险并不能排除,但目前为止价格机制似乎按预期的发展。

专题专栏